快速搜索
您的当前位置 >> 政策导航 >> 说案读法
    为逃避责任 公司耍花招否认劳动关系
    发表时间:2014/7/14     来源: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政策    

    案情简介  

    王某2008年3月1日起在某物流公司工作,2013年1月4日,王某在京北某仓库盘点货物时突发疾病,后抢救无效死亡。死者王某之妻张某向王某所在的某物流公司申请认定工亡,但某物流公司否认与王某存在劳动关系,多次与某物流公司协商未果,张某将某物流公司诉至当地仲裁委,要求确认王某自2008年3月1日至2013年1月4日期间与某物流公司存在劳动关系。
     
    为证明王某与某物流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庭审中,张某提供了工作证、出库单、工作服,这些证据均显示有“某物流公司”字样,但未显示某物流公司签章。某物流公司以上述证据无其签章为由不认可。某物流公司还辩称,公司与王某不存在劳动关系,王某工作的地点京北某仓库亦与其无关,对张某的请求某物流公司不予认可。
     
    庭审中,张某还提出,王某发病后曾被某物流公司的同事李某送往医院救治,并提供了王某的《病重抢救通知书》,其上签名处显示有李某签字,与患者关系注明为同事。某物流公司对此予以否认,称公司从未有过姓名为李某的员工,李某与公司无劳动关系。某物流公司还提供了《员工花名册》,其中并没有王某、李某的名字。
     
    经过仲裁委调查,该案由仲裁委立案受理后,仲裁委依法向某物流公司送达法律文书时,某物流公司委托姓名为李某的员工来仲裁委领取立案通知书、出庭通知书等法律文书,且李某向仲裁委出具了加盖有某物流公司公章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副本)》复印件以及加盖某物流公司公章、内容包括“兹有李某系我公司员工,代表我公司前来拿取有关文件,请予以办理”的《介绍信》。
     
    案件审理中,因张某提出王某发病后是被某物流公司的同事李某送往医院救治,并提供了《病重抢救通知书》为证,某物流公司虽表示公司没有李某这名员工,但公司曾委托姓名为李某的人员来仲裁领取法律文书,并在出具的介绍信中写明李某是某物流公司员工,因此,某物流公司所述自相矛盾。
     
    据此,结合庭审陈述和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仲裁委认定某物流公司陈述不实,依法应承担不利后果。
     
    裁决
     
    张某关于确认王某2008年3月1日至2013年1月4日期间与某物流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请求予以支持。

    争议焦点
     
    本案中,双方当事人的争议焦点在于死者王某与某物流公司是否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由于双方当事人均未能提供直接证据,因此间接证据的审核认定就成为分析本案事实劳动关系是否存在的关键。
     
    案件评析
     
    在长期的仲裁实践中发现,部分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不签订劳动合同,发生劳动争议时因双方劳动关系难以确定,致使劳动者的合法权益难以维护,尤其是对于某些工伤职工,用人单位为了规避认定劳动关系后将要给付的大额工伤待遇赔偿,往往通过采取否认劳动关系以逃避应有法律责任。因此,在确认劳动关系争议案件中,由于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除非用人单位认可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否则劳动者需以间接证据构成的证据链来证明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笔者认为,在劳动争议案件中,劳动者的举证能力较之用人单位来说,处于劣势地位,对劳动者提交的证据有无证明力及证明力的大小,仲裁委应当依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的审核,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进行综合分析和判断。
     
    本案中,王某作为劳动者,在日常工作中留存相关证据受客观条件的限制,且结合王某已死亡的客观事实,张某为证明王某与某物流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提供了工作证、出库单及工作服作为证据,应认为张某已穷尽了举证手段,上述证据业已形成证据链。
     
    据此,某物流公司否认与王某存在劳动关系,需提供有效证据予以反驳,而某物流公司出具的《员工花名册》及其在庭审中关于李某非其员工的陈述与其出具的《介绍信》内容相悖。综合以上,仲裁委认定某物流公司陈述不实,并认定某物流公司并没有提供真实的《员工花名册》,最终,仲裁委依法认定了死者王某与某物流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刊号:CN11-0248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清华东路东王庄33号楼3层 电话:010-62319120
未经bjhronline.com 同意,不得转载本网站之所有招聘信息及作品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000201   京ICP备09060050号
北京人才市场报社 版权所有©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