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搜索
您的当前位置 >> 政策导航 >> 说案读法
    遭雇主盘剥 诉至法庭 中国研修生告日企获赔百万
    发表时间:2014/3/3     来源:0    

    案例简介 据日本《每日新闻》消息,10月11日,在石川县白山市妇女服装制造公司“KAMEDA”工作的5名中国女性技能实习生,向金泽地方法院提起诉讼。5人以所在公司和相关中介机构未向其支付工资和违法行为对其造成的损害为由,要求其赔偿总计1600万日元(约合100.06万元人民币)。 

    来自日本《新华侨报》的专供消息称,2006年至2009年,5名中国女性按照日本外国人研修技能实习制度,来到日本长崎县岛原市一家内衣缝制公司工作。她们原本以为能够在此通过付出辛勤地劳动,获得应有的酬劳。然而,等待她们的却是日本经营者的残酷剥削。5名中国女性来到岛原市一家内衣缝制公司后,被日本经营者要求长时间连续工作,几乎没有休息日。很多情况下,她们被要求1天工作时间长达约12个小时。而令人发指的是,为防止她们逃跑,日本经营者竟然将她们的护照和存折非法没收。 

    2012年8月,5人请求福井市相关支援外国技能实习生的机构提供支援。该机构称,5名女性来自中国江苏省,于2009年11月来到日本。3人按照当时的研修技能实习制度,先以研修生身份在妇女服装制造公司“KAMEDA”从事缝制工作1年。此后,她们又作为技能实习生在该公司工作2年。按照日本研修技能实习制度,劳动者在作为研修生期间不从事实际工作,只接受业务培训。

    然而,实际上,5名中国女性却从事着极其繁重的工作。但公司却仅向她们支付了研修生补贴。并且,5名女性每月平均加班时间达到155个小时,公司却连低于最低工资的加班费也未向她们支付。 长崎地方法院一审判决显示,2006年至2009年,日本经营者让5名中国女性在几乎没有休息日的状态下工作。并且很多情况下,日本经营者让她们1天工作约12小时,每小时仅支付给她们300日元左右。为防止中国女性逃跑,日本经营者还将她们的护照和存折非法管理。对于这些犯罪事实,日本经营者供认不讳。此外,位于福冈市博多区的相关中介机构也被指协助日本经营者,残酷剥削中国女研修生。   

    一审判决之后,日本经营者以“不知道违法最低工资法”为由,提出上诉。2013年10月25日,福冈高级法院驳回日本经营者上诉,支持一审长崎法院判决。审判长原敏雄说:“即使你们没有中国研修生加班,但法院已经确认,你们让劳动者在研修生期间从事工作的事实。对此,妇女服装制造公司“KAMEDA”社长龟田康彦只表示:“没有看到诉状内容,想保留评论。” 对此,当地评论者表示,日本设立“外国人技能实习制度“原本是为了通过引入外国研修生,向日本企业海外分公司的当地员工传授技术。但随着少子和老龄化社会问题日益严重,为缓解劳动力不足问题,这一制度却被相关日本企业作为盘剥外国廉价劳动力的工具,令人发指。 1146 (《新华侨报》 郭桂玲)

刊号:CN11-0248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清华东路东王庄33号楼3层 电话:010-62319120
未经bjhronline.com 同意,不得转载本网站之所有招聘信息及作品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000201   京ICP备09060050号
北京人才市场报社 版权所有©2011